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其他 > 死对头忽然拐我去结婚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戏精学院优秀毕业生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戏精学院优秀毕业生

    听到这个声音,林苒立刻就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人是谁,男人却没有露出半点不对劲的神色:“不记得我的脸了?我是祝微芒。”

    林苒终于皱了皱眉,这个细微的表情使得她脸上的一点迷茫神色褪尽了,眉眼一点一点的显出些凌厉:“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祝微芒背对着一辆黑车,对她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上车来我们可以详细谈谈。”

    林苒往后退了一步,目光在他脸上扫了一圈,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冰冷的笑容:“对不住,我们两个有那么熟吗?我还真没觉得有什么好和你聊的。”

    她说完,冷淡的点了点头,掏出自己的手机,解开锁屏似乎有事情要干,转身就要走。

    祝微芒的目光闪了闪,突然在她身后说:“那朵百合花并不是为了提醒你,他盯上你了或者是告诉你他一直在你身边,而是有另外的目的,你不也在其他地方看到了这个标志吗?”

    林苒的手指还没来得及点开应用界面,脚步就猛然停住了。

    祝微芒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现在,我们两个之间有共同话题了吧?”

    林苒犹豫了一会儿,她的手指尖因为刚刚在楼上发火的原因有点发红,停在了她黑色的手机上面,仿佛有了那么一点十指宛如蔻丹的意思。

    然后她默不作声的转过身向停在那里的车走过去,祝微芒脸上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侧过身去,帮她拉开了车门。

    这个男人严格来说长的算是英俊,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本来就极薄的嘴唇抿起来像是一条线一样,在他的脸上划过,怎么都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车里已经有人了,除了祝微芒之外,还有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个是司机,一个坐在后座上,都是一身黑,大白天的还戴着墨镜,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可疑人物一样。

    林苒的脸色冷了冷,但是脚步只迟疑了一下,还是非常淡定的坐了上去。

    这情景实在是太熟了,毕竟早在苏城的时候她就经历过一次了。

    坐在她旁边的这个黑衣人一声不吭,只是执着地向她伸出了一只手,纹丝不动,活像是一块望夫石。

    这是要问她要手机了。

    林苒眯起眼睛看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祝微芒一眼,然后从兜里掏出了手机随手扔到了望夫石手上。

    祝微芒回过头对她笑了笑:“不用担心,只不过是为了确保我们两个能好好聊一聊,不被别人打扰罢了。”

    “我也没说什么不是。”林苒轻轻地笑了一声,“况且祝先生您这阵仗这么大,我也不敢不从,万一这有人又一个热血上头,决定违反点儿什么法律法规,我多得不偿失啊。”

    祝微芒内心里还是认为她是早年间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子,现在这样多半是觉得自己被半强迫性地带过来,所以心气不顺,于是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只是轻声细语地解释说:“我也不想这么做,只不过有太多人盯着我,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说是不是?”

    林苒冷笑了一声:“我发现你有点被害妄想症,有个建议,说出来你别生气啊祝微芒。”

    祝微芒回头看着她。

    林苒一字一顿地说:“有病治病。”186

    祝微芒的目光波澜不惊地放在她身上,林苒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了,往后一靠,微微垂下目光:“说吧,你找我,是想要什么?”

    “我想知道当年伍子平的事情,”祝微芒口齿清晰的说,“我进去之后……到伍子平变成现在这样,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苒细细的眉挑了挑:“你觉得是我陷害了他?”

    “不是你吗?”祝微芒反问。

    林苒忍不住就笑了出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不说我那时候多大,林苒算个什么东西?值当你给她扣这么大的一顶帽子?”

    “自谦了,”祝微芒笑了笑,随后他的口气突然转阴冷,“祝云兮,秦文林,伍子平,这三个人的名字我会记一辈子,就贴在我的床头,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早晨起床之后,都要把他们三个人的名字念个几遍,一定要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晨昏定省?多人运动?我说祝微芒,这么多年没见了,你口味未免有点太重了吧?”林苒说。

    祝微芒无声地笑了起来:“是啊,我总是恨不得喝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才舒服。”

    这时候,林苒的电话响了,坐在她旁边的黑衣男人把她的手机递给了祝微芒,他拿过林苒的手机看了看,问:“你宿舍长给你发了微信,好像是问你晚上回不回去,你在大学里过得还挺开心?”

    林苒的脸色不动:“关你什么事?”

    “可惜你得一会儿才能回复了。”祝微芒把她的手机塞进了自己的兜里,扫了林苒一眼,说:“周末有朋友联系,稳稳当当地在父辈的庇护下生活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每天不操心,穿成什么样都无所谓,我觉得你挺会生活。”

    林苒低调的翻了个白眼,简直就想要在心里骂脏话——心里想着要不是你们这群货三天两头来捣乱,我能生活的更好。

    车一路往东开,好几次林苒差点都以为它开出雁城市区了。

    然后车子在一家非常有特色的小茶楼门口停了下来,林苒进去扫了一眼装潢,再联想一下这地段,就知道想要靠这东西赢利,肯定是不那么现实的。多半是哪个有钱又无聊的人开出来闹着玩的,起个时髦的名字叫做私人会所。

    “我朋友开的,”祝微芒说,“这里清静,能说几句话。”

    “坐。”两个傻大个收在了雅间外面,祝微芒非常客气地给林苒拉出一把椅子,而在他的兜里,林苒的手机响了一路,他把手机关上放到了一边,笑了笑:“你那位宿舍长真是够执着。”

    “对啊,一会儿她还很有可能报警。”林苒总觉得祝微芒身上有种掩盖不了的,微妙的娘娘腔,尤其是那股全世界都追杀他的劲儿,很有点当年掌管东厂的某种伟大公务员的那个意思,感觉有点倒胃口,于是懒得看他,低头看着刚刚服务员放下的茶水单,“有话就快说。”

    “就问你一件事情,当年那几个人包括你那个继父做的事情,干不干净?有没有再查下去的可能?”

    林苒眼皮一跳,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我不知道,我不想管,也管不着。不过有没有可能再查下去……你要知道,万事皆有可能,这个要看你后面的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了。”

    祝微芒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面,眼睛里有种晦暗不明的东西。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开口说:“有时候我总觉得,其实放下也没有什么不好。可是林苒啊,你应该也明白,就算你再怎么开解自己,告诉自己应该放下,往前看,好好的过日子,你心里那股情绪却始终不肯放过你。仿佛变成了一群小虫子一样,日日夜夜就在你心头上啃啊咬啊的,提醒你,当年因为这些人受了多少苦,只有想想到底要怎么回敬他们,这些虫子才会稍微消停点儿。”

    林苒伸手拿点心的动作就顿了一下,抬起眼睛复杂地看了祝微芒一眼,感觉这个人已经走火入魔,还非得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实在应该去竞争戏精学院优秀毕业生代表这项殊荣。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