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玄幻 > 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 > 第一百零四章 萧御焱之变

第一百零四章 萧御焱之变

    与此同时,离开了箫无心小院后的两人默默对视了一眼,即便八年没有再见然而彼此之间的默契还是如当年一样。

    终于,在离开了附近一段距离后,顾清扬先说道:“那小子嘴很紧,想撬开消息恐怕不容易,也许他和中界那个地方真的没有关系,阿焱,你确定判断没有失误吗?”

    萧御焱淡淡地点头,唇轻启,字字清晰平衡地道:“中界,灵隐之地,他必定和楚家有关系,或许,就是楚家直系血脉。”

    “那个楚天齐和这个楚天齐有着天壤之别,中界灵隐之地的楚天齐怎么可能会到下界这个旮旯来受苦受难,他可是未来唯一的圣皇继位者,若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楚家上下都得乱成一锅粥。”顾清扬有些不解的说道。

    可说着说着,连他自己都感觉到了不妥。

    忽然,他警觉道:“你的意思的,里面的那个楚天齐很有可能就是中界的楚天齐,而他若是在这里出了事,中界就有理由……”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

    “就有理由开战,而那些人,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会想尽办法混入其中进入下界。”萧御焱不紧不慢地接下了他不敢说出来的话,眼底似压抑着无名的情绪。

    “我不能让无心置身在一个周围全是敌人的环境里,玥儿知道了会生气。”

    他微抿着唇瓣,五指分明的大手无意间握起拇指不安分地轻轻地磨蹭着食指,眼底的杀意再度升起,忽然身边的顾清扬猛地清咳了一声,让他眸光剧烈一颤随即杀意退潮如水迅速消退。

    顾清扬咳了一声,目光看向了别处:“不要冲动,别忘了你答应弟妹什么,要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家里的一大俩小绝对会疯给你看。”

    不知道怎么了,就在这当口,顾清扬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箫无心那张总是笑盈盈的脸,却也总是笑意不达眼底深处的漠然神态。

    如果萧御焱真的出事,或许一个人跳起来的,就是这个实力最微末,然而最不好惹的小丫头吧。

    “我知道。”萧御焱低着头,让人一时间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然而此时的他却也是最危险的。

    顾清扬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底划过了一丝谨慎悄然后退了一小步,更带有一丝试探性的问道:“你和小丫头聊了什么?”

    “过去。”回想起两人相处时的温馨,萧御焱唇角微勾冰冷的气场又有了回温,柔声道:“无心很乖,虽然我知道她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但我不能给她那个机会。”

    “等时机到了,她会知道她该知道的,而不是现在。”

    现在,太早了。

    顾清扬抖了抖身子抱臂就是一顿猛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每次看起来温温和和无害无毒,实际上心眼多到浑身上下都装不满,小丫头是不了解你这作爹的过去,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被你糊弄过去。”

    “要我说阿焱,那丫头有你当年的风范。”

    嘴角的笑意似乎淡去了几分,眼底划过一丝冷意,萧御焱敛下了眼帘的同时更掩下了那抹躁动不安跳动着的金色光芒,几乎是在转瞬,原本漆黑的瞳孔忽然变成了璀璨的金色却越发冰冷透着杀意凛然。

    “卧槽!”

    一转头就这么劲爆,顾清扬几乎是当机立断,抬手间,便要攻向萧御焱的身后。

    然而——

    “呵。”

    冰冷的声音犹如淬上了一层寒毒,直让人心底发憷更是控制不住心底浮现的惊恐与臣服。

    却见一双看似毫无杀伤力的大手,轻而易举的挡下了顾清扬的攻击,身躯一个轻震间,顾清扬噔噔噔地几下被震退了好几米外,虎口一阵发麻。

    而这还是对方留手并未下死手的情况下,方才那一下,足够他死上好几回了。

    冰冷的目光中透着一丝高高在上的孤冷与傲然,金色的眼眸犹如这世界最璀璨耀眼的光芒所凝聚,萧御焱的浑身气息更是瞬息中变化成了另一个极端,如果说之前的他温润如玉,那么此时的他便是高如神只!

    “有是你一只蝼蚁,上一次饶你已是吾念在你对他之间尚存在的情谊,若非如此,你以为自己还能活?”轻蔑而不屑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施舍了莫大的恩惠,对方必须得跪在地上感恩戴德,而不是不知死活再三挑衅他的权威。

    顾清扬咬牙:“你到底要怎样才会放过他!都说了是前世今生,你身为前世那就回你该回的地方,没事干扰今生做什么?”

    “他的愤怒与杀意吾感受到了,仅此而已。”

    然而,此时的‘萧御焱’可不会那么温和,在顾清扬说话的当口五指赫然一紧,眼中染着残冷而漠然的快意,淡淡的语气有些熟悉,不熟悉的只是在这语气上还充满了鄙夷:“蝼蚁,你妨碍了吾的路,他太优柔寡断才会让自己悔不当初,身为吾的转世竟敢如此无用,你和他都该死!”

    双脚不受控的脱离了地面,空间发出了被撕裂的声音。

    隐隐约约有锁链在虚空深处传荡来,顾清扬眼中狠色划过,怒道:“是,我们都该死,就你应该活着!你要是这么能耐,也不可能死了转世成为萧御焱。”

    “看你那耀武扬威的恶臭模样爷就觉得恶心,你和阿焱比起来就像一个是地上的一坨屎,一个的天上无拘无束的浮云,你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身为杀戮之神,身为剑,你最后还不是连仅有的都守护不住!”

    “妈了个巴子,爷爷今天就教你做人,别以为自己是神就可以俯瞰众生,是,人族是神族的创物,可不是神的玩物!你他们一个个趾高气昂的给谁看呢,瞧不起你爷爷,呵,爷爷还瞧不起你!”

    有一种火,叫做越烧越恼火。

    回想过往种种,现在又看见这个罪魁祸首,顾清扬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你真可怜,生前被人针对陷害,死后还宁顽不顾让自己痛不欲生,如果不是你强行封印了阿焱的修为他当初怎么可能会毫无反手之力险些被废,最后真身被夺!!”

    先是用怜悯的语气后又是赤果果的不屑一顾。

    顾清扬彻底将‘萧御焱’激怒了。

    “蝼蚁,逞口舌之快只会让你死的更快。”

    “那就杀了老子,你且看萧御焱会不会削你。”顾清扬瞪着他,敢威胁他?平生他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了,别以为他是萧御焱是前世什么狗屁至高无上的上古真神他就会卑躬屈膝当狗腿子。

    ‘萧御焱’冷笑,大笑。

    忽然,手中的力量猛地暴涨,杀意疯狂之中。

    就在这时。

    不远处的箫无心微眯着眼,轻声道:“爹爹?”

    顾清扬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卧槽,完了,怎么完了还有这小兔崽子。

    ‘萧御焱’欲要动手的动作顿了一下,忽然脑海中猛地被强行灌输了一大段陌生的记忆,而就在这记忆不稳的当口,顾清扬趁机挣脱束缚翻身间稳稳的落在了箫无心的前面,死死的挡在前面。

    同时低声道:“你爹现在出了点情况,一会儿机灵点。”

    他是想让箫无心逮住机会马上跑,然而箫无心理解的却是,逮住机会抓住她爹。

    顿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纯属路过的箫无心立马点头:“知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才离开没多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箫无心心中的疑惑已经成了一片难以排解的迷雾,她触碰不到,又无法驱散,只能任由着那些迷雾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烦心又烦人。

    于是。

    在‘萧御焱’被动接收记忆的这会儿,顾清扬猛地剑光爆射而出,直奔他几处命穴压根不管人会不会死,直接往死里打。

    箫无心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在顾清扬目瞪口呆下快速催动咒术:“大道无极,乾坤借法,阴阳化锁五行为缚——封!”

    七道光束从‘萧御焱’脚下七个不同方位冲天而起,交错开封锁着一小方世界的同时,直接将人禁锢在了空间内不得动弹!光束纠缠之间凝聚着极为恐怖的法则之力。

    驱魔师的着名被动,言出法随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句无极,一声借法,天地之力为她所用!

    ‘萧御焱’似乎并不急着挣扎,更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禁锢自己的七道光束以及……不远处的少女。

    方才。

    那小不点唤他——爹爹?

    原来是今生的亲人吗,难怪他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可真宝贝得紧不容任何人伤她即便是自己也不行,不占据主导权还能干预他的行为,果真有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眸光微微一动,他问道。

    是和萧御焱继而不同的语气,眼前之人似乎连寻常的问话也会带着目空一切的倨傲,这和平易近人的萧御焱压根画不上等号。

    “箫无心,你又是谁?”

    “呵,你的父亲……”他忽然有些玩味儿地道。

    箫无心面不改色:“不好意思,我只认一人为父亲,没有见谁就认谁当爹的爱好。”

    “我确实是你父亲,不过准确来说吾是你父亲的前世。”‘萧御焱’嘴角微微勾起,视线始终在她身上打转,似乎是要记下她的模样。

    箫无心哦了一声:“那就好说了,是我父亲的前世,那就不是我父亲,不缺爱请别乱认女儿我知道你很羡慕。”

    “羡慕?”

    他皱眉,十分喜欢这两个字:“吾为何要羡慕,他有的,吾也有。”

    “可你没有女儿啊。”箫无心慢悠悠地回道。

    顿时,‘萧御焱’哑口无言。

    什么都有,甚至可以比萧御焱更好,但要是女儿的话……他的确没有。

    最气人的不在这里,而是随后,箫无心得意地道:“你没有不要紧,我爹有!”

    这已经能看见她恨不得骄傲的挺起胸膛和太阳肩并肩。

    ‘萧御焱’和顾清扬:……

    最后。

    这位“不速之客”是被箫无心给气回去,什么叫萧御焱有他没有,有又能怎么样没有又能怎么样,他还是比萧御焱强,比他更好!

    然而这话他没有说。

    这种情况下,箫无心只会回他:“也不能怎么样吧还能怎么样呢,只是我爹有女儿,你没有。”

    “比强有什么意思,比女儿啊!我爹有,你没有,你个孤寡没有女儿,连个人陪你都没有!”

    不顾敌人如何花言巧语,这种时候,只需要蛮不讲理她就一定会赢!

    箫无心眼里充满了智慧的光芒,瞧,人已经被她吓跑了。

    “厉害。”顾清扬由衷且十二万分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

    箫无心故作不好意思地点头:“哪里哪里,一般一般吧。”

    最后,萧御焱还是被扛回了八年没有踏进的房间,这里的布局很简约,但也很用心,只是将有用的都摆出来没用的和不必要的全都舍弃。

    就这样,还没过去多久,箫无心又开始照顾人的漫长生涯。

    等萧御焱醒来时已经是晚上。

    而箫无心正巧推门走进来,就瞧见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对着镜子打量自己,顿时好笑又只能憋笑的底下头,装作自己才刚刚进来的敲了敲门。

    萧御焱瞬间警觉的转头看去,发现是箫无心后这才放松了下来,抬手朝她招了招:“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休息。”

    “这么晚了,怎么说也该吃点东西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端着盘着走过去的箫无心将上面的米粥和小菜布好,随后笑眯眯歪着小脑袋乖巧的道。

    萧御焱愣了一下。

    此时的他明显状态还不是很好,漆黑的瞳色中隐隐约约还泛着星点金色,却如同繁星点缀了星空煞是好看。

    然而夜晚光线昏暗,也不担心箫无心会看得出来。

    他虽然无法控制自己,但对那段记忆却是很清楚,那时他就是像被单独锁在了一个小房间里只能旁观,那是禁锢也是前世的自己所下的封印。

    原本还担心自己该怎么解释,然而现在,箫无心显然没有过问的意思。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