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其他 > 腹黑专宠:快穿女配有点萌 > 第四百四十章 老夫老妻

第四百四十章 老夫老妻

    仿佛这世界就是楚大佬的一个美梦,梦之所及,尽是他所想所愿,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听他的。

    苏殷无从下手。

    有一句话是怎样说来着,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苏殷也唤不醒坚持把失忆进行到底的楚大佬。

    正好今日,男主也在。苏殷想问楚大佬要个准话:“澜,你看这月亮,它像不像我们上个世界一起看过的月亮?”

    楚澜:“……”

    “想不起来吗?你再仔仔细细、努力地回想。”苏殷起身,惆怅道,“只有我一人记得的世界,好孤单啊。”

    楚澜不说谎,他回答的干脆,“想不到。”

    唐天临两边懵逼,“仙女?你、你是楚家主?”

    “别抗拒,你要发自内心接受。”苏殷循循善诱。以楚大佬现今的能力,万千世界再加上永恒界,怕是没有能阻止他的存在,他是否愿意去想,占很大一部分。

    楚澜察觉到她心绪起伏很大,像是压抑许久的事情,今夜终于找到突破口,她预备清账了。

    有些事情憋够了,确实会崩溃。尤其刚刚她老家被烧,又彻夜不眠的情况下。

    楚澜为苏殷此刻的异常找了充足的理由。

    他不想在这时候,和她谈论这个横亘在他们之间老旧已久的问题,至少不当着唐天临,所以楚澜说,有事情回家再谈。

    而楚澜不知,苏殷的发作根本不需要理由,也和她老家被烧没半点关系。

    纯粹是因为感情到了,正巧还有男主这么一个可利用的道具在身边,时机恰当罢了。

    走近几步,苏殷仰头看楚澜,她脸上摆着明显的疑惑,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楚大佬,怎么就这么违和呢?

    他们一起经历过很多世界,从他们彼此不识,却总能相互吸引,到后续多少个世界里一眼辨认出对方。两个灵魂上对应着缺口,只有他们相遇了,才契合完整,终合为一体。他的温度,他的心跳,全都告诉她,这是她的澜……

    不管不顾,苏殷双手环抱住楚澜,脸埋在他的胸膛蹭了蹭。

    僵硬地接住了苏殷的投怀送抱,楚澜耳朵可见的一红。

    唐天临:“!!”仙女做什么?!

    苏殷喃喃道:“分明就是你啊,为什么你总是让我怀疑找错人了呢?腰围尺寸没错,触感也对……”余下的话,她隐没在唇齿间。

    占够了便宜,利落地伸手推远了楚大佬。完全不留恋怀抱,活像是啃完就抹抹嘴跑了的感情骗子。

    苏殷盯着他,“真得想不起来?努力想了也没效果?”

    楚澜揉了揉因为疲惫微微发昏的脑袋,“我们先回家。”

    “不了。”苏殷失望,摇头看他,“我知道,送上门来的仙女,没有获得的过程,你就不懂珍惜。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抛弃你,去开始新的生活了。”

    “……别闹,太晚了,回去睡觉。”楚澜好言相劝,对疑似情绪失常的苏殷,表现出极大的纵容。

    “你走吧,以后我的人生没你。”

    “有他?”楚澜凉凉地看了一眼唐天临。

    被点名的唐天临立马精神,举手附和:“我可以!”

    仙女以后的人生他承包了!

    突兀地,楚澜停顿了一下,他意会到了苏殷的威胁,确认道:“若我想不起和你前世的故事来,你便打算和他开始新生活?”

    苏殷故意沉默,任由楚澜脑补。懒人听书

    经验之谈,所有矛盾都是因为不解释产生的。话说得太明白,反而没有误会。

    她是不会解释的!

    不逼一逼楚大佬,他就不把她当回事,真以为她天天同他说他失忆的事情是开玩笑吗?

    一旁唐天临跃跃欲试,“前世?什么前世?我真得可以!”

    “你不可以。”楚澜一言否决。紧接,他对苏殷说:“唐氏快破产了,他家没有那么大的院子养你。”

    唐天临震惊,瞪大了眼睛,诧异地看向楚家主。

    啥?他家为啥破产?什么时候破产了?

    楚家主面色如常,只管通报结果,不负责解答缘由。

    罪魁祸首苏殷更是没有半点心虚,她坚持把戏演到底,“在你眼中我是这样的贪图富贵吗?一个大院子就能诱惑到?”

    “你不是。我把无名山买下来送你怎么样?”楚澜波澜不惊的问。

    苏殷愣住:“我要它做什么?”烧的光秃秃了,拍风景照都难看。

    “你想要哪座山?”楚澜摆出一副名山大川任她挑的样子。俨然把大山当成了院子送。

    这已经不是炫富炫权了,如果苏殷真是一棵原装树,但凡对扎根的土地质量有点要求,肯定被诱惑到了。

    唐天临待在一边,脑海里循环着“楚家主买山送仙女”的劲爆新闻。

    c国的山都可以私人买卖了吗?!

    关于这个问题,楚家主表示:他买什么都可以。

    为了哄回苏殷,楚澜开出优厚条件,苏殷的心情却沉下来,她承认自己突然矫情了。

    看得越清楚,心中比较的天平便越倾斜。

    她问自己:若是以前的楚澜在这里,遇到相似情况,会把感情当做生意谈吗?

    答案是否定的。哪怕彼此心知肚明,她在无理取闹。

    心中无爱,方可有目的的抛出价码;没有爱,才足够冷静;不爱她,才能关注事件本身,而非关心她因何为此。

    “澜,你爱我吗?”这时,苏殷郑重的问道。问完了自己,她想听他亲口说。

    楚澜怔了一下,“你想我怎样回答?”

    “爱你如何?不爱又如何?”他凝视苏殷,深邃的眸光里隐约流动的世界力量,汹涌磅礴,一时间竟让苏殷定在原地。

    万物寂静无声,苏殷听他叹了一口气。

    “爱不爱你,你都可以随时抽身离开这里,追问这些有意思吗?”轻轻地,他话音落下,不悲不喜,也不似在意。

    苏殷瞬间听懂了。

    还有他这幽怨的语气才是几个意思。

    难道她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是第一天知道吗?所以他就因为这个理由,把她排除在可以谈情说爱的范围之外了?

    说得好像他就只存在这一个世界,和她在一起有今生没来世似的!

    呸,呸,他们有很多个来世!都老夫老妻的关系了,苏殷第一次知道,楚大佬是真会玩……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