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玄幻 > 大周王侯 > 第一五零六章 推演

第一五零六章 推演

    “这场雨来的很及时,我的意思不是因为这场雨缓解了我们缺水的难题,而是说这场雨基本上固定了女真兵马行进的线路。通往伏牛山的道路有数条可供女真骑兵通行。但是这场春雨下来,他们便只能从最大的官道行军了。瞧瞧我们山岗上这满地的烂泥地,这便是一直没有下雨的缘故,路面泥土堆积,遇到雨水便成稀泥了。即便是骑兵也是寸步难行。所以,他们要走的只有一条路,那便汴梁至颖昌府,经由襄州进汝州方城山口这一条路。诸位,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觉一边说,一边示意孙大勇揭开身旁沙盘上的盖布,露出用泥土堆成的一张立体地形图来。京畿周边的地形和城池,落雁军上下其实早已了然于胸,即便没有这沙盘地形,众人也能在心里描摹出大致的地形来。但有了这沙盘之后,便更加的直观了。

    只见沙盘上中心地带,用泥土铸造的四方城池便代表了汴梁城了。西南角位置,泥土塑就的层层山峦地形便是伏牛山无疑。两者之间有数座泥土小城,并有明显的蜿蜒的道路和河流标志。整个地图细致而微,制作的极为精巧。

    “大帅的意思是说,女真人只能选择一条道路行军,对马大人他们而言,更便于掌握他们的动向,更便于应对了。”有人回应了林觉的问话。

    林觉笑而不语。马青山道:“大帅特别点出方城山口这个位置……是否是另有深意?莫不是此次马副帅要在方城山口进行伏击作战?”

    林觉呵呵笑道:“青山老弟猜中了。我本提供给马斌他们几套伏击方案,但这场雨一下,女真兵马只能从方城山口进入我伏牛山西南进山口,则这里便是最佳的伏击地点。我本担心道路数条,女真人倘若不按套路出牌,从北边的鲁山或者南边的南阳县这两个方向进军,会导致马斌他们无法集中兵力进行伏击。且这两条路的方向并无合适的伏击地点。但现在,这样的担心是没必要了。对方必从方城山口进军,基本确定无疑。而这里,便是他们的鬼门关。”

    林觉说着话,抓起几团泥巴将沙盘上其余几条通向伏牛山的道路都堵死,只留下了中间位置那最宽的一条用布条模拟的官道。那布条蜿蜒起伏,经过了方城山隘口位置后没入了伏牛山中。紧接着,拿起两面小红旗插在了方城山隘口两侧隆起的小土包上。再将一面黑色的小旗插在隘口之前的位置。

    所有人都看的明白,林大帅的意思是,这场堵截之战将在方城山打响。

    “大帅,为何是在方城山?虽则方城山隘口位置确实对于伏击有利,但是总好不过我伏牛山中的地形吧。东山峡谷便是最佳的伏击地点,再说山寨东坡上我们修建了那么多的工事箭

    塔,山坡又陡峭难攻,比之方城山隘口不知好了多少倍呢。为何不在山中伏击呢?”梁七有些不解的问道,他也问出了许多人心中的疑惑。

    林觉微笑道:“梁兄弟问的好,这便牵扯到一个心理上得问题了。女真人可不是傻子,他们此次攻我伏牛山必是要征询吕中天的意见的,我想吕中天或许会派出部分将领和兵马随行,因为地形上而言,吕中天的人会更熟悉。莫忘了当初郭旭攻山大败的兵马很大一部分人现在便在吕中天的手里。这些人一定会提醒女真人伏牛山中的情形。所以,一旦女真兵马进入伏牛山时,必然会极为谨慎。不大可能没脑子往里冲。这反而会很麻烦。他们若是磨磨蹭蹭的小心谨慎,我们还有机会伏击歼灭他们么?显然不能。”

    “林元帅的意思是,方城山隘口这个位置距离伏牛山还有一段距离。对方也绝不会想到在这个位置会有伏兵。这样反而是有机可乘了。”一直慢慢的喝着柳叶茶没说话的沈昙忽然沉声开口道。

    众将恍然,原来大帅打的是心理战。确实,对方不太可能不知道伏牛山中防守严密的情形。进山之后定会步步为营。像当年郭旭攻山那般莽撞的情形怕是不可能发生了。他们一旦谨慎小心起来,想要吃掉他们便有难度了。所以伏击地点选在山外,会出乎对方的意料之外。

    “对,沈副帅说的便是我的意思。而且,你们莫小看了方城山隘口的地形。沈副帅可还记得,当年我们从京城杀出,前往伏牛山中的时候。朝廷纠集了数州厢军两三万人,便是在方城山隘口堵截我们的。若不是梁兄弟和慕青率山中兵马来接应,那一次我们便要死在那里了。这沙盘并不能显示其隘口地形,那一处的地形是一处类似葫芦口,隘口之下地形平坦,隘口后方却是山丘起伏之地。你们懂我意思吧,骑兵从后方进入隘口下方的平畴谷地倒是轻松惬意的很,但是一旦遭遇攻击想要快速撤出,那便难了。后方的地形骑兵并不能快速离开,官道是选择平坦的地形修建的,所以必须绕开山丘坡地,故而会蜿蜒盘旋,不利于快速奔驰。只要有一只兵马能够切入女真人侧后方,在要害处堵住官道一处位置。那便是瓮中捉鳖的情形。女真人怕只有一条路可走,便是猛冲山隘,冲破前方的封锁才成了。”林觉沉声说着,用手指点着方城山隘口处的地形。众将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沙盘上那简单的两座山包的位置,脑子里竭力想象着那里的地形,竭力跟上林元帅的思路思考。

    沙盘上并不能具体而微到细枝末节,也不是所有人都记得方城山隘口处的地形。但是如沈昙孙大勇梁七等人曾经在那里战斗过,自然是记得那里的地形。确实,方城山隘口也许不是最为险峻的地形,但是

    对于伏击阻击战而言,却绝对是个很好的地形。两侧伏牛山余脉如双臂环绕,生出大大小小无数的小山丘。平坦的官道进入其中必须蜿蜒而行,进入开阔的隘口下方的平畴位置后,整个兵马确实如在瓮中一般,想要回头便要大费周折。若是后方再有一支兵马封锁蜿蜒的官道位置,则彻底堵死了对方的后路。形成实质性的四面包围。除非女真人选择弃马登山,从后方山丘步行翻越,但那又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女真骑兵离开了马匹,他们还能战斗么?就算逃出去,那也是等待宰割的羔羊罢了。

    “大帅英明,希望马副帅不辱使命,能够旗开得胜。哎,一想到这样的大战我们居然不能参加,心里便难受的很。咱们只能在这山岗上呆着,真不是滋味儿。”梁七咂嘴道。

    众人深有同感,心里觉得有些窝囊。虽然说落雁军主力也历经了两场大战,但终归现在是被困在了这山岗之上,什么忙也帮不上。心中自然是有些遗憾。

    林觉呵呵笑道:“这才几天没打仗,一个个都手痒了么?诸位,以上跟你们说的这些,只是想让你们宽心罢了。我知道有很多人担心咱们伏牛山留守的兵马无法抵挡女真人的进攻,所以便跟你们详细的介绍了情形。老天帮忙,局面正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若不出差错的话,方城山一战很快就要打响。这当中唯一不确定的一件事便是孙万春的西北军能否归顺参与此战,只要他们肯作战,这一战必胜。我相信马副帅会不辱使命。然则我和你们一样,其实一直在想的一件事是,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总不能在这里什么都不干,那也太无趣了。所以,我才将诸位请来,宣布一件事。”

    众将闻言都支棱起了耳朵来,眼睛里露出兴奋的光芒来。

    “诸位兄弟,对方围困的兵马已经少了十余万,我们若不做些什么,岂非教他们小瞧了咱们。之前咱们固然不能轻易的出击,但是现在这场雨一下,山下泥泞难行,军营之间支援困难。咱们若不做些什么,岂非对不住老天下的这场雨。所以,我宣布,今晚咱们撑着下雨的掩盖,下山袭营,干他一票。你们觉得如何?”林觉微笑道。

    “好!太好了!”众将听到袭营二字,顿时欢声雷动。这之前众人提出过多次主动袭营的行动,都被林觉否决了。现在大帅终于决定主动进攻了,这正合众人所望。

    “干脆,咱们突围算了。他们不过只剩下了十七万兵马罢了,咱们一股脑冲着一个方向突围都能冲出去了。”有人乘机叫道。

    “对对对,突围,突围。现在这情形,咱们一定能突围成功的。”众人脑子一热跟着叫嚷道。

    林觉翻着白眼看着众人苦笑不已。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