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仙侠 > 穿入聊斋 > 第十七章:除妖

第十七章:除妖

    (晚上12点还有一章,请多多支持!)

    听到那磨牙般的声音,陈剑臣汗毛倒竖:莫不是王复已经被山魈吃了……

    庆云道长却不由分说,信手一拈,手指间夹住一张半尺长短的道符:“他们不用钱,而是当他们要用钱的时候,足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拿到,何须去靠着去做苦力赚取?

    修士,修的就是逍遥,俗世规矩,不加于身。

    陈剑臣道:“道长,你的这些符可否送一副给我?”这时不提出要求,就难寻机会了。

    庆云呵呵一笑:“公子非道中人,不具法力,这些道符却无法驱使……嗯,我这里有护身符一道,遇到邪魅之时倒可以发光预警,且送给你。不过此符仅能报警一次,完后将化为灰灰。”

    说着,递过一枚折叠成三角形的桔黄色道符。

    陈剑臣接过,立刻贴身放好——虽然无法驱符,但有这么一道护身符在身,也算是一道保险了,只可惜依然是一件一次性消耗品。

    庆云展开缩地成寸的手段,倏然而去。

    这一走,却不知他日是否还有相见的机会了……

    陈剑臣倒有些不舍,他对庆云的印象相当不错,这个道士,甚至可以说是他的一位指路明师,让他更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

    “留仙,留仙你终于来救我了……”

    有气无力的声音从书房传来,却是一个骨廋如柴的人儿在地上爬着,很吃力地爬了出来,看见陈剑臣,立刻激动地叫起来。

    若不是声音熟悉,陈剑臣根本认不出他就是王复——他竟然没死,只是差点被吸成了个人干。

    “拂台兄,你怎么变成如斯模样了?”

    陈剑臣故作惊讶状。

    王复抱着陈剑臣的小腿,嚎啕大哭,哭得哪一个叫肝肠寸断,死去活来:“留仙,你不知道,愚兄苦也……呜呜呜……愚兄昨晚被那妖孽糟蹋了一晚上呀!禽兽,真是禽兽,一刻钟都不肯让我休息!呜呜呜……”

    一边说,眼泪鼻涕哗啦啦地留下来,混合在一块,再加上一副形容枯槁的身体,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陈剑臣倍感唏嘘——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这,或者就是对于王复好色的一个大大的惩戒。虽然,差点没把他惩戒死掉。

    对于王复昨晚的悲惨遭遇,陈剑臣无心追问详情,不过也可以猜想出来,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说,就是王复被上百人轮了,而且对象个个都是彪形大汉的体格!

    当下说道:“拂台兄,那妖孽已经被请来的道长高人出手除掉了,从此以后,你自可高枕无忧。”

    “是吗?”

    王复惊喜地差点要蹦起来,这一动作太大,太费力气,他本来就虚弱到了极点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两眼一翻白,一下子晕了过去。瞧他的样子,大病一场逃不掉了。

    陈剑臣摇头一叹,打开院门,把王大财主让进来。

    王大财主一看见倒在地上的王复,立刻紧张地冲上前抱住,后来听陈剑臣解释才稍稍放心,仔细一看,宝贝儿子虽然晕迷不醒,但呼吸均匀,气色明显有所好转。

    很快,王复的妻妾都哭喊着抢了进来,吩咐下人把王复小心翼翼抬出去安置。

    王大财主惊魂稍定,问陈剑臣:“留仙,那道长高人呢?我要向他拜谢,酬以金银。”

    陈剑臣回答:“那道长乃世外高人,除妖之后,已经走了,我留他不住。”

    闻言,王大财主感叹不已。

    因为这件事,王家上下闹得鸡飞狗跳,乱糟糟的,根本无心待客;而陈剑臣更无意久留,很快就告辞回家。

    他来得迅速,归途却只能步行。

    寒风呼啸,天色愈加阴沉,昏昏然,仿佛傍晚时分。

    陈剑臣望了望天,脸色一紧,把身上的棉衣裹实了赶路。

    如斯天寒地冻的天气,路上几无行人,很是冷僻。约莫走了两里路,前面路口终于迎来个人,身材高大,手里还拿着一壶酒在喝,以酒驱寒。

    当两人相向越走越近,陈剑臣很快就认出了对方——阿三,竟是那天晚上被他一巴掌扇跑的泼皮阿三。

    在两人擦肩而过之时,那阿三抬头扫了陈剑臣一眼,眼神 有些异样。

    陈剑臣却不理会,只顾走自己的路,但走着走着,他感觉不妥,微微回头一瞥,果不其然,那阿三掉回头,悄悄地跟在了后面,手里,似乎还拿着一柄刀刃。

    “乘四下无人,要对我下手,报一巴之仇吗?”

    陈剑臣嘴角微微一撅,露出一抹冷笑——在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妖孽才会害人;有些时候,人害人更甚,更加防不胜防,故曰:小人似鬼;恶人猛于鬼!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