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仙侠 > 穿入聊斋 > 第九十一章:上船

第九十一章:上船

    (今如何如何。到最后做不到,反而会亏欠于人。

    香儿眉毛微蹙,想了一会,沉吟道:“这个我倒不知道……嗯,不过我知道应该是一艘大船,因为宾客数量有好几十人。”

    既能确定是大船,那就成功踏出了第一步。

    苏州河上,大型画舫只有三艘,搜索范围一下子就缩小下来,比较好办了,至少不再是大海捞针。然而就算如此,就算确定了船只,陈剑臣也无法闯上去救人的。那些画舫之上的客人非富即贵,身边又带有仆从护卫,基本个个都是地头蛇,陈剑臣拿什么上船救人?突兀地冲上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陈剑臣又问:“对方姓名,你可知晓?”

    闻言,香儿面露恨色:“当然,他姓李,字逸风,为一名举人进士。”

    这时王复已经挑中了画舫,兴冲冲跑过来,见到陈剑臣在和一个丫鬟聊那无用的作甚,赶紧上正题……来福,看赏!”

    接了赏钱,汉子眉开眼笑,言辞不再闪烁:“苏州河三大画舫,一名‘出水芙蓉’、一名‘黄龙饮水’、一名‘百花舫’,它们分属三家所有,船上的姑娘有近百数之多,个个都是花容月貌的……”

    听后面的内容也没有多少价值了,陈剑臣一下子打断,开门见山地问:“据说今到这里,他不禁压低了声音:“他这妾侍,就是画舫的一名花魁,李大官人花了三千贯才赎得身出来的,千娇百媚,羡煞旁人……喏,就是这一艘。”

    他手一指,正指着漂流而下的那艘大画舫。

    陈剑臣顺着指尖一看,已经了然,呵呵一笑:“原来如此,多谢了。”

    汉子连称不敢,告辞离去,到别的地方招揽客人了。

    此时王复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把陈剑臣拉到一边:“留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愚兄怎么觉得你突然间古古怪怪的。”

    陈剑臣笑道:“没事……嗯,既然你挑好了画舫,那就先过去吧,不用等我了。”

    ——此事如果牵涉到王复,对他并无好处,反而有害。

    王复纳闷,却不好继续追问,只得道:“那好,愚兄选中的画舫名曰‘公子多情’,嗯,就在那棵柳树下绑着呢。我先过去点好酒菜等候,你忙完了就过来吧。”

    陈剑臣心不在焉地道:“好。”

    王复带着来福,自顾过去了。

    陈剑臣目光立刻就落在悠悠地漂泊在河面上的那艘“黄龙饮水”,眉头紧锁。

    此刻“黄龙饮水”之上,不时有管弦乐曲传出来,音乐动人,其中夹杂着笑语欢声,正有许多宾客在上面饮酒作乐呢。

    那鲁公女,就在船上。

    确定了小姐的下落,香儿情不自禁就要冲过去,还要张口大叫,好在陈剑臣手疾眼快,一把抓住,捂住她的嘴巴,低声喝道:“你疯了吗?”

    香儿还想挣扎,陈剑臣继续道:“你这一喊,一冲动,你家小姐立刻就要香消玉碎了。”

    香儿这才软了下来,眼泪哗啦啦直流。

    陈剑臣放开她,道:“我知道你救主心切,但这样只会打草惊蛇,坏了大事。”

    香儿已六神 无主,慌张问:“公子,那该如何?”

    说实话陈剑臣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大画舫在河中缓缓漂流着呢,距离太远,哪怕他身怀轻功也无法跳跃上去。目前情况,简直就是一个无解的困局。

    “咦,公子,画舫在向我们这边划来。”

    香儿叫了起来。

    陈剑臣一怔,看过去,果然见到那艘“黄龙饮水”正慢慢调转船头,往岸边靠过来。

    这是个机会!

    陈剑臣长吸口气,道:“香儿,如果你想救你家小姐,等会所有的事情都得听我的。”

    香儿一个劲地点头。

    陈剑臣并没有第一时间迎过去,按捺住性子,要看对方靠上岸边是何等缘故。就在此时,他见到从另一个方向,四个轿夫正抬着一顶轿子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他们走的方向,正是“黄龙饮水”要停泊过来的地方。

    原来,这画舫靠岸,只为了迎接新的客人!

    ——这一段河道,分明是经过修葺的,吃水极深,那大画舫也能靠岸,不怕搁浅,现在已经越划越近。而那轿子也到了地点,停住,随即一个中等身材,衣穿华贵的员外走出了轿子。

    陈剑臣远远的看见,心里一动,这员外他竟是认识的,正是那皇甫员外——那个在江州雪泥斋,买下他第一幅字墨的贵客。那时候,对方还要请自己来苏州,做其女儿的业师呢。

    这算不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陈剑臣暗叫一声运气,疾步赶过去,叫道:“皇甫员外!”

    听到叫声,皇甫员外侧头张望,见到陈剑臣时,先是一怔,随即面露欣喜之色——他显然对陈剑臣有着深刻的印象,这才能一直记忆犹新:

    “陈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笑呵呵着迎了上来。

    这样就好办多了,陈剑臣一拱手,道:“在下是陪朋友来苏州游玩的,不想在此地见到员外,实在幸甚至极。”

    皇甫员外一摆手:“哪里话,我能再见公子,才是幸运。”

    两者一番寒暄。

    皇甫员外问道:“陈公子莫非也是来此地坐画舫游河的?”

    陈剑臣回答:“正是慕名而来,眼下恰好见到这一艘大画舫,制造巧夺定了,这位一定是你的贴身丫鬟吧,来,一起上船。”

    说着,他不由分说,拉起陈剑臣的手就走。

    后面香儿哪里会拒绝?立刻就举步,恨不得一下子就上到船去,阻止小姐的冒险行为。此时陈剑臣干咳一声,香儿顿时醒觉,微微低下头下,不让别人发现她的激动。她可是答应了陈剑臣,一切都听其安排的。不过这陈公子,果然有大本事,居然有熟人在苏州。看皇甫员外装束华丽,举至雍容,显然是大有来头的人。如此,救小姐就又多了一份希望了。

    一路上皇甫员外又道:“陈公子,宴饮之后,无论如何你也要到庄上做客一番,呵呵,小庄距离此地不远,就在那边的东山山麓下。”

    他一指,指着后面一片连绵的山脉,正是那横环状的东山。

    陈剑臣来不及多想,他们就到了岸边去,而“黄龙饮水”画舫也划得距离差不多了,从船头上推出一张宽大的梯子来,一端留在船上,另一端则定在岸边,顺着这梯子走上船去,简直如履平地。

    “皇甫员外姗姗来迟,当罚酒三杯呀!”

    船头上,已簇拥出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官人来,对着皇甫员外大笑着道。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