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仙侠 > 穿入聊斋 > 第九十八章:赠宝

第九十八章:赠宝

    (喜欢的,麻烦打开自动订阅吧,南朝拜谢了!)“打得好!”

    皇甫员外脸上笑眯眯的,若是旁人见到,肯定想不到他所说的会是自己的女儿——这老狐狸,倒有些老顽童的憨然风范。()

    对于皇甫员外,陈剑臣印象甚好,哪怕发现对方是一只老狐狸精,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处宛如平时。

    世上人心似鬼,恶人如麻,比较起来,他们远比妖类更危险,更会害人。而所谓人,所谓妖,根本不是分别善恶的唯一标准。而之前有了和婴宁、小义之间的相处基础,对于皇甫父女的看法观念,陈剑臣自是能做得更加自然平和了。

    皇甫员外抚弄胡须,忽道:“留仙,只是小女顽劣,你今天打了她,恐怕她会不服气,叛逆之心更甚呀,可有法子解决?”

    他本想直接点破女儿会萌生报复之念,可转念一想,如果点破了就无法掩饰自家父女的出身身份了。假如被陈剑臣知道真相,只怕他再豁达也会吓得马上告辞离开吧。毕竟世俗观念,根深蒂固,人就是人,妖就是妖,泾渭分明,哪怕读尽圣贤书都是枉然,难以抹平此间的裂痕。

    陈剑臣道:“无妨,开始之时皇甫小姐肯定会有所抵触的,但只要处理妥当,小生自信能当好这个业师。”

    既然答应了,上岗了,那就得不负人托——这一向都是陈剑臣为人做事的大原则之一。

    皇甫员外起身躬立,作揖道:“留仙若能把小女调教好,老朽定然粉身碎骨相报。”眼眶内竟有了泪花,可见女儿在其心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人有情,妖何尝无情?

    陈剑臣连忙还礼,道:“员外言重了,这只是我的分内之事而已。”

    皇甫员外忽道:“留仙稍等,老朽有一礼物送你,聊表寸心。”说着,返身进入内堂,过不多久就走出来,手中拿着的是一具书筪。

    这具书筪,长约两尺,宽有尺余,主体不知用什么木料打造而成,浑然嫩红,泛着一种柔和的光泽,远远看上去,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观感。靠得近些,一股若有若无的芬香飘入鼻中,人闻着,精神为之一振,很是清爽。

    这是……陈剑臣有些把握不准。()

    皇甫员外把书筪放到桌子上,道:“此物乃是用采自海外的血檀木所造,百虫不蠹,水火不侵,刀剑不伤,还能自然散发出一味血檀木香气,能提神振奋,可算是一件宝物了。只是老朽留之无用,正好可以送给留仙。有言道宝剑赠英雄,美玉送佳人,这书筪,却最应该送给留仙这般有肝胆、有担当、明大义的读书人。”

    百虫不蠹,水火不侵,刀剑不伤……这听着就知道大有来头,非常厉害的样子。陈剑臣可不认为皇甫员外会说谎,无它,人家可是一只修炼几百年的老狐狸精呀,修为高深,家业庞大,送出去的东西岂会垃圾?虽然他不知道那血檀木到底是什么木料,但眼下光是看着这具书筪,就足以明白此木价值远超黄金。

    木比金贵。

    “老员外,此礼太重了,小生不敢要!”

    皇甫员外笑呵呵道:“所谓‘无功不受禄’,不过留仙不在此例,你愿意担当小女业师,对老朽而言,就是一件天大的功劳。故言‘长者赐,不可辞’,留仙你无需多说,收下吧。”

    陈剑臣面露苦笑,忽道:“实不相瞒,此物小生见着就喜欢,不过我一介寻常书生,出外之时若背负如此珍罕宝贝,只怕祸福无门,惟人自招了,反会招来杀身之祸。”

    俗话说“钱财不可露白”,陈剑臣若是背着这么一具血檀木书筪到处走,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极易招惹他人生出恶念,使人萌生杀人越货的想法。

    昔曰王复曾送一具价值不凡的紫檀木书筪给陈剑臣,那书筪制工精巧,也是值不少银子的,但与眼前这具血檀木书筪相比,那就是瓦砾之比珠玉了。紫檀木书筪最多能让人眼红,动心,而这血檀木书筪则能直接让人动手。

    所以,陈剑臣敢提着紫檀木书筪出行,却不敢背这血檀木书筪。只可惜那一天在击杀黑衫卫的时候,那紫檀木书筪被撞坏了,后来虽然修复过来,但始终有了裂痕缺陷——这书筪现已被皇甫家的仆从到苏州城府客栈内取来,就放在东厢中。

    闻言皇甫员外心一愣,望着陈剑臣的眼神更多几分欣赏:面对宝物而不动心,反能冷静思虑周全,这绝非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其实他所说的诸种功能,不过是血檀木书筪的一部分而已。

    血檀木,产自海外岛屿,树木历经千年才能成型,而在这千年期间,此木会遭受九次雷劫,被九次霹雳劈中而不死,最后才算真正成材。由于特质非常,血檀木乃是修士们采集用来制造法器法宝的重要材料。价值岂止贵过黄金,简直等同于无价之宝。

    事实上,这一具血檀木书筪已被皇甫员外炼制成了一件法宝,不过属于一件鸡肋型的辅助姓法宝,具有放风防尘防雨三大功能。然而这“三防”对于皇甫员外而言,毫无存在必要,送给陈剑臣倒很是适合,物尽所用。

    ——他将一段血檀木炼制成书筪形式模样,本来就是预备着送给一位读书人的。

    现在看来,陈剑臣就是那位读书人!

    血檀木固然珍贵无匹,但再珍贵,也没有女儿珍贵。

    力邀陈剑臣当女儿的业师,除了表面的原因外,皇甫员外其实还有一个考虑,他本是一只修炼五百年的火狐,机缘之下获得高深道法传承,修为已达元婴之境,其女娇娜则刚突破金丹不久,恰好能化出人身来。

    妖类化形,必受天劫。

    天劫,对于道门之人而言,属于人人闻之色变的存在。皆因这天劫并不好过,稍有不慎,就会形神俱灭,化为灰灰。

    为了让女儿安然渡过天劫,皇甫员外可谓绞尽脑汁,费尽了心思,他明白天劫属于一项天地法则,要想承受过去,除了本身强大的法力支撑外,还要熟悉法则之道。

    法则之道,当从读书识字中获取。

    此谓“明”。

    “不读书,不明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然而娇娜天生顽皮好动,根本无心读书,这就成为一个最大的障碍,也是皇甫员外要不断给她请业师的原因所在了。之前的八位业师,其中有学富五车的鸿儒,有博览群书的学究,甚至还有高中皇榜的进士举人,但他们在娇娜面前,都被整蛊得狼狈不堪,恼羞成怒,待不了两三天就跑掉。

    倒不是说他们都是被吓走的,更多的是因为觉得颜面受损,有辱斯文,这才拂袖而去。

    现在,轮到了陈剑臣。

    对于第一天陈剑臣的表现,皇甫员外非常满意,所以才会说“打得好”。为师之道,一张一弛,当严慈并济,掌握好了度,才能继续下去。

    因此,皇甫员外便拿出血檀木书筪来赠送给陈剑臣,算是一种丰厚奖励。但听陈剑臣这么一说,他才发现自己有些鲁莽了,略一沉思,忽道:“留仙觉得此书筪过于招摇,不怕,老朽自有法子改头换面,你且稍等。”

    又拿着书筪进内堂,大概要用法术了吧。

    陈剑臣心里亮堂堂的,不动声色。

    果然,一会之后皇甫员外拿着书筪出来,只见书筪材质表面的红光色泽一下子就黯淡了,灰蒙蒙的,看上去,就和一个灰旧书筪差不多,街头有卖,几十文钱,甚至连那自然散发的香味都消失了——如果不知情的话,还以为他换了一个书筪出来呢。

    “留仙你看现在如何?”

    陈剑臣也不矫揉,站起来,施礼道:“多谢员外赠宝。”他倒没有多问原因,有些事情不问好过问,同时代表着一种信任。

    皇甫员外呵呵一笑:“留仙客气了,小女的事曰后还望留仙多多费心。”

    “我之所愿也。”

    陈剑臣拿过书筪,发现极轻,不过半斤左右的重量,背在身上,恍然无物,比起那笨重的紫檀木书筪好得太多了。而材质本身的自然香味只是闻不到了而已,却仍是散发存在的,呼吸之间很是舒坦。

    再仔细端详,伸手一拉,把四根圆形撑杆拉起来,支起上面的白色遮阳布。这遮阳布触手质感滑腻,非棉非锦亦非丝,十分特殊,当不是凡品,怪不得能水火不侵呢。拉这一片布幔出来,恰好能挡住头顶上的天空,下着大雨都不怕了。

    而此时书筪内格中,早已放好了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这些就算是额外的添头赠品了——皇甫员外所想周到。

    用膳之后,喝茶闲聊了一会,陈剑臣便告辞回东厢。皇甫家的下人早给他准备好了沐浴的大木桶以及热水,洗好澡后,下人又把家什搬了出去。

    洗了热水澡,穿上干爽的衣物,陈剑臣顿觉精神舒适。随后他坐于书桌前,先练了一会字,然后继续看书。他并不愿太早就上床睡觉,因为在直觉上,陈剑臣认定今晚肯定会有事情发生。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