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仙侠 > 穿入聊斋 > 第一百二十七章:天劫

第一百二十七章:天劫

    小事耳……陈剑臣这一句话轻飘飘的,引心魔入体这样非同小可的事情在他看来简直等同于喝水吃饭般,,而且似乎还很美味。()

    皇甫员外和娇娜对视一眼,俱大感惊讶——要知道对于他们修者,最头痛的便是心魔,最难对付的亦是心魔。修为越高,心魔越厉害,属于正比规律。换句话说娇娜渡劫时所会产生的心魔将会非常强大,如果其进入普通人的魂神中,那人的魂神可能瞬间就会崩溃,人随即会走了魂,变成疯子、白痴、傻瓜……甚至直接死掉!

    心魔无形无质,不同于外界邪魔,它由当事人本心产生。这就是其极难被完全消灭的主要原因,只要本心在,心魔就会一直存在。

    心魔入体,并不仅是外侵那般简单,其侵入后,能在刹那间的时间引起对象心底的各种邪念歪念,产生共振,进而融合成一个整体,眨眨眼就蜕变成了承载者本身的心魔……陈剑臣身怀正气,念头坚定,恰恰表明被他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心魔也是十分强大的存在,如果强强联合,那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实在无法想象。

    “先生,你……”

    娇娜接下来的话语却一下子被陈剑臣打断:“先生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改变了。”

    皇甫员外定眼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回想起过去他表现的种种,无一处能和稍显稚嫩的年龄对号入座,只是想到其能凝练出传闻中的正气,其他事情反而都觉得很合理,能够接受了。当下一拱手:“留仙……”

    下面的话不需要陈剑臣打断,自己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大恩不言谢,只因任何言语上,以及物质上的谢答都无法匹配,不再是能用外物所能来衡量的了。陈剑臣与他们非亲非故,还不同种类,能平等平和对待已是非常难得,更何况三番几次的出手救助?

    所以最后皇甫员外的话语就变成了深深一鞠躬。

    陈剑臣笑道:“既然皇甫小姐要渡劫,我们还是及早做好准备吧。”

    当年皇甫员外用秘法,不惜耗费莫大法力遮掩住女儿的气息,就是想拖延时间,好有个完全的准备,从而提高渡劫的成功率。时至今曰,尽管已延后了差不多五年,但天劫在今晚降临还是始料不及的事情,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好,尤其是心理准备。听到陈剑臣的话后,皇甫员外父女立刻付诸行动——首先为避免惊世骇俗,皇甫员外先施展一个法术,让庄上十余个仆从下人陷入深度的睡眠中,不到明天早晨都醒不来;然后他再从书房里拿出一剑交给陈剑臣。()

    此剑长约三尺,三指宽,足有三寸厚,属于重剑一类。剑身之上,有着很规格的条纹,剑脊正中,一道红线笔直而下,虽然纤细,但清晰可见,仿佛一道血槽,微微的凹下去一条纹路。

    剑柄黑黝黝,不知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上面铭刻有“引魔”二字,应该是这把剑的名字:引魔剑!

    这剑,当为法器。

    陈剑臣拿在手里,觉得颇有些沉重,只怕不下二、三十斤的重量。

    娇娜正式渡劫的地方安排在了陈剑臣所在的庭院,竹丛中间的一块空地上。搬来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坐上去就可以了。而陈剑臣就手仗引魔剑,端端正正地站立在她身后。

    雪依然在下,雷依然间或一响。

    所有的注意事项,皇甫员外早和女儿以及陈剑臣说了,接下来的事情只能依靠他们两个,而他自己则负责警戒,以免被外人无端闯入来,干扰娇娜的渡劫过程。

    娇娜忽而转面,目光盈盈地看着陈剑臣,好一会才吐出一句:“先生,你小心。”

    陈剑臣还给她一个温和的微笑:“你阴神出窍后,更加要小心。”

    娇娜重重一点头,“嗯”了声,正襟危坐,双目一闭,开始酝酿阴神出窍了——噼啪!

    突然间一道闪电划过,划亮了陈剑臣和娇娜的发眉——陈剑臣第一次做这事,心中未免有几分忐忑,但他仗剑而立,稳定得如磐石般,大有“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的风范。

    在东南边的角落处,皇甫员外正一脸担忧地密切注视着,只要场中情形稍有不妥,他就会奋不顾身冲过去……风,在不知不觉间大了;雪,一片片下得更重。高空之上彤云滚滚,绞着拧着堆着,蜂拥成一大片,层层叠叠地压了下来,仿佛就像一口巨大的黑锅要把偌大的胡庄给扣起来。黑锅正中,风云变幻,形成了一个无底的漩涡,令人一看,头晕目弦。

    哧哧!

    漩涡中电蛇飞舞,猛地其中一道飞劈下来,正打中院子的一丛竹子,登时把苍翠的竹枝劈成焦炭,并传出阵阵焦臭味。

    见状陈大秀才不禁心里隐隐打鼓,如斯天地之威,大自然的霸道,不管谁面对之,都该怀有敬畏之心。

    但敬畏并不等于害怕。

    陈剑臣长吸口气,心想此时娇娜的魂神该已出窍,迎向上空的雷霆了吧!

    本来普通阴神,刚刚凝聚出来的时候,别说敢接受雷霆的洗礼,就算听一听雷鸣都不可以。雷声一响,只怕立刻就要被震得魂飞魄散了。故而阴神境界根本不敢在打雷天气出窍,那等于自寻死路。只有把境界修为提升上去,阴神壮大,结出了金丹,稳住了魂神才敢曰游,以及驱物,甚至经受雷劫,吸收雷霆中的阳刚之气,感受阴阳之奥妙。

    以阴神之体,毫无遮掩地直面雷霆之威。

    这本身就需要莫大的勇气和胆量,修道修道,固然讲究逍遥,但更需要那一份斩荆披棘的信念和决心。

    道路漫长而崎岖,吾将上下而求索。

    嗖!

    此时眼前又掠过一道电光。

    这道电光是如此耀眼,闪耀得不可直视,下意识地陈剑臣就闭上了眼睛——啪啦!

    只一瞬间,他就感觉一道电流从引魔剑的剑尖上导入,直钻入掌心处,麻麻的,酥酥的。他还来不及反应,眼前景象突然发生巨变,再不是那个满院翠竹的庭院,而发生了某些玄妙的颠覆变化——乌云四合,昏黑如墨,放目一看,密密麻麻,数不清的都是一座座坟茔,散乱地建立着,直如一座座蒙古包。

    陈剑臣就被这么一大片坟茔包围着,四面八方都找不到出路;周围传出阵阵鬼哭狼嚎,直嚎得人心慌乱,惶惶然不知道何去何从。

    如此之境,似曾相识……霹雳一声,地动山摇,急雨狂风骤至,本来生长在坟茔间的几株老树居然被连根拔起,轰然倒地。

    鬼哭四起,噼里啪啦,座座坟茔不约而同地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随即泥土裂开,无数的鲜血喷涌而出,溢流下来成为沟流,红得渗人,红得能让人发狂。随着鲜血的喷薄,一只只骷髅爪子从里面攀爬而出。

    ——这不是梦境,这是魂神之境,难道娇娜的心魔,便是这数以千记的坟茔,流不尽的鲜血,白惨惨的骷髅吗?

    陈剑臣立在风雨之中,顿然有豪气自心间萌生,大喝一声:“剑来!”

    于是,他的手中就多了一把三尺锋锐,锋锐如水,精光流溢,正是放大版的浩然养吾剑。

    手执长剑,昂然踏步,不禁引吭高歌:“自寻道,向前找,自由人间道;山和水,走了多少不可数……”

    随着他的歌声,随着他的前进,那无数可怖的骷髅已经纷纷从坟茔中爬了出来,张牙舞爪地往陈剑臣围过。

    陈剑臣心无畏惧,歌声依然:“……风疾雷暴,天地鬼哭神嚎;大地旧曰江山,怎会变成血海滔滔,故园路,竟是不归路,敢问世间,为何尽是无道……”

    咿呀呀!

    面目可怖的骷髅们已经围到了身前——嗤嗤嗤!

    陈剑臣舞起手中剑,剑光缭绕,无需讲章法,无需讲套路,只是手起剑落罢了。剑光之下,数以千计的骷髅无一能靠近者。稍一接触,登时被剑芒所绞杀得支离破碎,化为一根根白骨,掉落在地上。

    剑光如电,歌声似雷,陈剑臣竟仿佛永不知疲倦,在他的身后,一条白骨铺成的道路赫然可见,洁白如雪,依稀像是荧幕上聂小倩抛出来引导宁采臣离开兰若寺的那根白带子。

    只是,为什么我会想起小倩呢?

    一个念头从脑海里一划而过,陈剑臣心志却更加坚定,脚步更加稳定,就从最开始认定的方向,一路挥剑斩直直地杀出去,任何想要挡住他去路的骷髅,都在剑刃之下变成了白骨根儿。

    轰隆!

    又一声霹雳,震得整个魂神世界都要晃动起来,陈剑臣的身前之地突然崩溃,形成一口巨大深幽的地穴,阴风呼啸涌出。

    地穴出现,不但骷髅们,就连散落的骨头都一根根地自动飞起来,投入到似无底部的地穴里面去。

    “鬼哭神嚎,尽是无道;养吾剑下,全数斩之。”

    陈剑臣凛然而立,立在地穴边缘上,要看里面会蹦跶出什么东西。

    啪啦!

    怪响之下,就见到一鬼物轰然从地穴扑出,其大若虎,利喙长爪,张牙舞爪地直向陈剑臣扑来……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