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玄幻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2253章 睡梦中也很依赖

第2253章 睡梦中也很依赖

    沈菀从精神病院逃出去了?

    霍弈秋先是愣色了下,然后瘫在床上,嗤笑了一声:“她还挺有能耐。”

    “霍总,院长已经派人搜寻医院方圆十里,但是没有踪迹,可能要扩大范围,但是这样的话,恐怕要动用我们的人手,所以他拜托我来问您的意思。”

    “找。”霍弈秋嘴角的冷笑渐渐消失,眼底满是无情,“她没我依靠,就没有去处,应该会回她母亲去世前留给她的那栋老房子,去那堵她。”

    “是……”

    -

    杜若羽躺下后和柳云妗聊了几句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柳云妗依旧侧躺在那玩着手机,听着身旁杜若羽均匀的呼吸声,和黑泽修发着短信“互怼”,但渐渐地,柳云妗感觉到杜若羽脖颈间那玉坠又开始焕发淡淡的冷光,她惊讶的坐起身,看着陷入沉睡的杜若羽,十分好奇她脖子上的那条玉坠。

    早前在案发现场时,山鬼科长给她服了安眠药,她睡去后没多久,这玉坠就亮起来了。

    柳云妗猜,这玉坠焕发冷芒,必然有原因,她甚至能感觉到一股不属于杜若羽的强大灵力护在她的周身。

    正当她盯着玉坠发怔之际。

    复式单身公寓下层客厅的阳台处传来了异响。

    杜若羽没醒。

    柳云妗瞬间警觉,翻身下床,走到了二楼的栏杆前向下看,当看到那抹欣长挺拔的身影翻窗从阳台进入,身后还跟着一个“外国人”时,柳云妗微微一怔,刚准备下楼,就被楼下“闯入者”无声警告,示意不要吵醒杜若羽。

    柳云妗蹑手蹑脚,悄无声息的下了楼,一脸费解恭敬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是冥界阎王二把手,十大阎王中最神秘的那位……

    至于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穿了一身黑的“外国人”,柳云妗看着觉得面熟,却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到底是谁。

    “您……怎么来了?”

    柳云妗压低声,生怕吵醒复式二楼熟睡中的杜若羽,不敢直视秦庸,小声问。

    “无需多问,我守着她到天明就走,你且在客厅休息,给你买了夜宵,委屈你了。”秦庸轻声道,然后脚步轻轻的上了楼。

    陪着秦庸一起来的人,正是法尔里德。

    他在来的路上,听秦庸的买了一大份龙虾,这会儿面无表情的交给柳云妗后,就像没事人一样坐在沙发,打开了电视。

    电视巨大的音量顿时在公寓里炸开,下一秒,二楼就扔了只拖鞋下来,以示警告。

    法尔里德淡定的静音,翘着二郎腿,挑了部电影,完全当柳云妗是个“透明人”。

    秦庸只是影子,他有微弱的灵力,但不足以飞上七十八层这么高的楼,而纵观灵诡那一大家子,在秦庸看来就属法尔里德最“闲”,所以大半夜,他就拽着这个宫司屿的徒弟,让他带着他来偷偷看一眼杜若羽,并约法三章,在杜若羽生死劫之前,每晚都来,条件是答应法尔里德利用冥界的至宝乾坤镜窥视如今身在巫域中的素素过得好不好。

    柳云妗尴尬了一会儿,也没和秦庸客气,坐在地毯上,打开外卖盒就吃起了小龙虾,至于楼上什么情况,她并不想知道。

    楼上卧室。

    秦庸悄无声息的坐在了床边,凝视着睡得很不安稳的杜若羽。

    熟睡中的杜若羽像是做了噩梦,正蜷缩在被子中,紧拧眉头,下意识的咬紧牙关,额头浮着冷汗,就好似在害怕着什么、

    秦庸看着很是心疼。

    他很清楚,杜若羽脖子上那根回魂玉变的玉坠能够以梦境的形式还原过去,而这栋公寓的阴气太重,导致她不断地重复噩梦,重复在梦境中看到凶手杀害死者的过程。

    秦庸伸手,探向杜若羽冒着冷汗的额头,还未触碰到时,熟睡中的杜若羽恍若能够感知到令她有安全感的人靠近,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秦庸的手臂,然后用小脸贴着他的手背,眉宇这才自然的舒展开。

    睡着的杜若羽深深的依赖着自己。

    这让秦庸心底稍稍有了一丝安慰。

    秦庸就这么坐在床边,任由杜若羽抱着自己的手臂睡着,僵直着背,坐了两个多小时。

    清晨五点出头,窗外天际露出鱼肚白。

    杜若羽有早起的习惯,所以当她醒来的时候,公寓中早已没有了秦庸和法尔里德的影子。

    可是空气中残留着熟悉的味道。

    杜若羽奇怪的坐起身,她身旁柳云妗背过身依然睡着,然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混合着十三香小龙虾和秦庸身上以及柳云妗身上脂粉气的奇怪味道。

    秦庸,又是秦庸……

    没过多久,柳云妗也跟着醒了。

    她起床时,杜若羽已经梳洗完毕,正在客厅打扫茶几上的龙虾壳。

    “额……那个……”柳云妗尴尬的看着一片狼藉的茶几,她吃完忘记收了。

    “晚上我睡着后,你点小龙虾了吗?”杜若羽一边收拾,一边回头问。

    “额,对!外卖!我饿了,所以点了一份……”

    杜若羽动作停顿,意味不明道:“外卖的话……袋子上没有送餐地址的纸条,这栋大楼的外卖只允许放在大厅的,你下去拿的话,进门密码没有,你怎么进来的?”

    “……”柳云妗语塞的看着杜若羽,她略微惊讶,没想到这姑娘表面看着单纯,其实观察入微,想法甚多,不好糊弄呢。

    “柳小姐?”

    柳云妗立刻回过神,自然的笑道:“我让同事路过给我送来的,实在饿得不行。”

    杜若羽没再说什么了。

    可是她收拾茶几的时候,发现平整的灰色沙发上,有一圈被人坐过的褶皱痕迹,从褶皱的轮廓来看,根本不符合柳云妗那苗条的轮廓,更何况柳云妗是坐在地毯上吃的龙虾,那沙发上的痕迹……

    她心一沉。

    在她睡着的时候,有人来过!

    再加上她醒来的时候嗅到了秦庸的气息……

    杜若羽倏然回眸,紧盯柳云妗,“柳小姐,我睡着后是不是有人来过?一个男人?”

    柳云妗当然不会说实话。

    她脸不红气不喘,撒谎不打草稿的微微一笑,气定神闲否认:“当然没有啊杜小姐,没有一个男人来过。”来的是两个呢!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