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五本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五本书 > 都市 > 疯魔厨神 > 504 黄金牛肉浓汤 (二合一)

504 黄金牛肉浓汤 (二合一)

    直到周栋盛出了一些牛肉浓汤,在场的厨师才明白仓芸为何会如此失态。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华夏古人首次见到葡萄酒的时候,曾惊为天上物,而后又发现这种酒如果是盛放在玻璃杯里,那就越发的美妙动人了,于是连带着玻璃杯也变成价格高昂的夜光杯。

    可见美食美酒,首先要符合一个‘色’字,而后才是品评味道。

    周栋盛出的牛肉浓汤,也是放在一个大概有二两容量的玻璃酒杯中。此时汤色已经由浅黄变为金黄,看上去清冽透明,竟是没有半点杂质,在灯光折射下,整杯浓汤都仿佛被笼罩在一层金色光雾中,有一种说不尽的神秘感。

    只有当你仔细去观察杯口才会知道,这杯看似清冽的牛肉汤其实是真正的浓汤,因为汤体已经高出了杯沿两三毫米,却完全不会流溢,而是在杯口处堆积成了一个弧度不大的小山丘状,这是三十年以上的窖藏黄酒才会有的现象,却发生在一杯牛肉汤上。

    “还行,总算是没有失手。”

    周栋笑着点点头,却没有去动这杯牛肉汤,在造化后厨中已经不知‘品尝’过多少次了,这牛肉浓汤的味道虽妙,对他来说也已经不新鲜。

    “看似清冽如水,其质却重如铅汞,周老弟啊,我现在开始相信这真的是一道菜了。”

    身为华夏国·宴总厨师长,凌镇风一向保持着足够的矜持,此刻却排开众人迅速走到案边,看了眼杯中的牛肉汤,面色严肃地道:“身为总厨师长,我有责任首先品尝周主厨的这杯牛肉浓汤,这是国·家交给我的任务,必须要足够认真、负责、实事求是......”

    说着就要伸出那双禄山之爪......

    “凌生,稍息啦。”

    一直站在人群中没怎么说话的蔡波横跨一步,拦在了凌镇风的面前。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凌生是总厨师长,定菜单、做菜的事情当然是归你管理啦,可我是国·宴美食品评员,是监督你们的人哦?

    所以呢,就算是要品尝着这杯牛肉浓汤,那也是我的事情,就不麻烦凌生啦......”

    按说以蔡波的性情是不会这样‘横抢’的,这不是大才子的风格。可这次宴会蔡波一直都很郁闷,感觉特别没有存在感。

    首先冷菜热菜的主导权都让华夏厨师取得,而且无论是冷菜区间还是热菜区间,如今都是周栋一枝独秀,这让他怎么挑毛病搞监督呢?

    他爱啊,他现在可是‘深爱’着周栋呢。

    好容易等到一个品评的机会,当然也不是要找毛病啦,就凭蔡波在美食方面的见识阅历,如何能够看不出周栋这道‘牛肉浓汤’九成九是神级的菜品?正准备借职务之便美美地享用一番,却没想到凌镇风居然当面横抢?

    蔡波心里跟明镜一样,别看周栋牛骨头用了几十块、雪花和牛也用了几斤,可这道汤真正出锅后也就没多少了,到外面走上一轮后还能指望剩下来?

    更别说这是刚刚出锅的汤!外面的大佬们厉害不厉害,身份够高了吧?可也没机会吃到这最为新鲜、最为热呼的头勺汤!

    为了这头勺汤,什么华夏国·宴总厨师长?按他的习惯那是‘照杀’不误!

    “这个......”

    凌镇风一愣,面对蔡波他还真是没辄,

    自己在人家面前就是个后生不说,而且人家向来是只吃不做,那是正经美食界的人,号称食神!自己却是勤行的人,先天就要被其压制,更别说蔡波句句在理,让他根本无法反驳。

    “呵呵,凌生请让一让啦。”

    蔡波身子一滑,直接钻到了他前面,不由分说端起酒杯,先欣赏了几眼,才轻轻下嘴、沿着杯沿小心地嘬了一口。

    “滋......”

    嘬的那叫一个舒服、那叫一个香,看得众人都跟着暗吞口水,同时也有些微微担心。

    那杯中的牛肉浓汤可是高出了杯沿些许,这老头儿就不怕给弄洒了啊?

    “什么,竟然会是这样!”

    被蔡波这一嘬,高出杯沿的那半个‘小山丘’顿时微微陷落了一个小坑。

    这还不算什么,让众人称奇的是这个小坑硬是存在了足足有一秒钟的时间,才被四面流动过来的牛肉汤填平。

    这杯看似清冽如水的牛肉浓汤,竟然达到了勤行传说中‘外松内紧’的境界!

    看似液体松流,其实凝连如肉!

    这一道汤,已经有了些超脱食物本形本质的意思!

    非神品之菜,不能如此啊!

    蔡波嘬过这一口牛肉浓汤后,也是猛然一愣,那一双昏中带明、色中有清、甚是风流不够下·流的眼睛也猛然瞪起,可怜他养·成了七十年的才子风范,硬是被这一口汤击得粉碎!

    现在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蔡老才子失态了,竟然舍不得用口喝、甚至连嘬也舍不得了,老头儿毫不犹豫地伸出了舌头。

    开舔!

    众厨师无不震精。

    食神都开始舔杯了啊?

    “是真的!真的是菜而不是汤啊!周生,了不起,了不起!

    从今天开始,我蔡波就是你的头号粉丝!

    啧啧啧啧......”

    老蔡紧紧握着杯子一通狂舔,‘平生无三志,食色总无咎,但得一杯羹,舔到山无陵!’,什么国·宴特聘的美食品鉴员,什么监督工作,什么外面的四国大佬,此刻在老蔡的心中都没有这一杯牛肉汤重要!

    “呃,蔡老先生过奖了。”

    周栋笑了笑:“既然蔡老已经品评过了,那就装碗送上桌吧,

    对了,负责上菜的同志可以对各国大佬解释清楚,这道汤菜可以单独吃,也可以配合各种面点、甚至是俄罗斯的各种面包进食......”

    话音未落,就见仓燕山急火火地走了进来,冲进人群一把拉住周栋道:“周老弟,你的酒可惹下麻烦了,快跟我出去一趟!”

    周栋皱眉道:“不能吧,我那些可都是黄酒,再怎么醉人也不可能惹出太大乱子来,何况今天喝酒的可都不是普通人啊?

    是打起酒官司了?这也不关酒的事情啊,再说你我不是把老毛子的陪酒员都摆平了吗?”

    “嗨,要真是打起酒官司倒好了,反正都是咱们这些陪酒员相互较劲,并不关各位大佬的事情,可......哎呀,老弟你就别问了,快跟我出去吧!”

    ***

    大帝被戳中了泪点。

    酒能移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沉默了半个世纪的老特工正在通过这场宴会昭告全世界,他可以展示的不仅仅是铁腕和肌肉,还有侠骨柔情。

    三碗不过冈让这位酒量巨豪的大佬荡起了英雄心志,不觉回忆起斩过荆棘入过花丛的前半生,

    接下来的将相和让他为之沉默,总感觉心中最柔弱的部分被人狠狠击中了,当商先生告诉他这酒背后的传奇故事时,大帝沉默了。

    华夏人真能整,要这么感动人吗?

    在大帝的正治生涯中往往都是非生即死,哪怕是到了他权倾天下的今日,依然如同是走在钢丝上一样,宽容、互谅、将相之和?这样的故事怕是也只会发生在华夏吧,比起这条正在世界东方昂首惊吟的龙,俄·国人永远都是不懂爱的熊孩子......

    别人是越喝越有,大帝是越喝越伤心,

    如果他的生命中能够出现一位蔺相如,他就算做一回莽撞的廉颇又何妨?可是真没有啊,桑心......

    玉壶春的一脉冷香冰寒让这个伤心的男人心思更重了几分,当那酒中透出大地回春、春风向暖的意味时,或许别家大佬只是惊叹酿酒师的手段之妙,大帝却像一个终于从白山黑水苍茫大地上走回家的孩子,迎接他的是母亲温柔的抚摸......

    辩证法告诉我们,越是冷酷刚强的汉子,越是会有一颗柔软的、渴望被爱的心!

    所以大帝哭了。

    当然,堂堂俄·国大帝肯定不会是嚎啕大哭,他只是面容有那么一丝悲戚,眼中有那么一丝泪光盈盈,可即便如此,也还是震惊了各国大佬。

    这是吃哭了还是喝哭了?

    如果不能透过现象找到本质,剥丝抽茧解决问题,这很可能就是一场非常严重的正治事件啊!

    所以仓燕山当场就懵比了,大帝这是咋滴啦?被酒辣到啦?不能啊?人家打小就拿伏特加往奶瓶里加啊......

    商先生当场皱眉:“仓燕山同志,是不是酒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啊商先生,咱们用的都是周主厨亲手酿造的美酒,经过了十几道安全检测,所有曾经喝过这酒的‘安全专家’们都表示可以再喝一些的。”

    “哦,是小周师傅酿的酒啊?”

    商先生顿时面色缓和,商老更是一锤定音:“那就肯定没有问题了!

    不过......仓燕山同志,还是请小周师傅来一趟吧。”

    仓燕山当时冷汗都下来了,此刻一面拉着周栋的手一面嘀咕:“老弟,稳住啊,那可是俄方大帝。”

    周栋点头:“放心放心,他应该只是喝得稍微多了些,想起了伤心事吧?毕竟这位大佬的经历太复杂,都快能写成一本书了。”

    大帝毕竟是大帝,一时感伤是有的,又怎么可能总是哭哭啼啼?当再次见到周栋的时候,他也就是眼圈儿微微泛红,鼻子偶尔抽抽几下,也没啥大毛病。

    “周先生,谢谢你酿造的好酒啊......”

    大帝罕见地主动走到周栋面前,先是拍拍他的肩膀,又感觉自己这样实在是太失态了,就改为拉着他的手,那对细长的小眼睛中满是赞赏之意:“周先生,你让我在一瞬间想起了过去,找回了自己。

    这是顶级美酒才能有的效果啊,你可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有过迷茫,往往会在某个时间段迷失了自己,但是真正善良的、有智慧的人总是会找回自己的......”

    周栋面对俄方大帝说不紧张是假的,只不过此时他代表的可是华夏,自然不能有失国格,忽然想起当初在楚都精神病院的时候心理医生常说的一段话。

    “这是好事啊,我们华夏就曾经有过一位大德高僧成功找回了自己,他当时很开心地说‘今日方知我是我’。”

    “今日方知我是我......”

    老毛子哪听过如此发人深省的话?

    大帝当时就被震住了,琢磨了半天才长叹一声:“可惜,我这样的人是不能做真正那个我的。”

    再聊下去可就深了,周栋感觉自己‘剽窃’来的几句鸡汤估计是顶不住,于是也不答话,只是呵呵一笑,如此一来,更让大帝感觉莫测高深。

    “周先生,如果有可能的话,不知道我能不能购买一些你酿的酒呢?”

    大帝一脸期盼的问道。

    仓燕山看了看周栋,心说行啊老周,这是要出口创汇了,而且买方还不是一般二般的人。

    “呵呵,您说笑了,我酿造的酒数量有限,主要是供应九州鼎食的大酒缸和私房厅,目前是不对外出售的。”

    周栋也没把话说绝:“这样吧,如果以后如果酿造的多了,也未尝不可以卖给您一些,不过呢,您现在更需要一些可以醒酒的食物,我酿造的这些酒后劲可是不小的。”

    后厨早就准备好了,只是听说前面‘风云突变’,没敢直接将牛肉浓汤端出来,此时听到周栋招呼,立时有服务人员将玻璃大碗盛放的牛肉浓汤端了来。

    望着这一大碗在灯火照耀下映射出阵阵金黄色光雾的牛肉浓汤,在场的各国大佬无不惊奇,以他们的矜持,竟然也发出了无法压抑的赞美之声。

    “黄金牛肉浓汤,各位请用!”

    周栋示意服务人员将玻璃盖子掀起,右手轻轻一挥,洒出无数金色光点,轻轻洒落在汤面上。

    金箔!

    1983年世界卫生组织食品添加剂法典委员会正式将9999自然纯金列入食品添加剂范畴编为A表第310号!

    少量摄入这类食用金箔,可除风、杀毒、解热、养心、和血、清心、降压、活络!

    这一碗牛肉浓汤加入了金箔后,‘色’相顿时倍增,热气一冲,金色光雾猛然腾起,在汤碗上方形成了两个栳栲大小的金色气团,久久不见散去!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